詩島剛世界可愛≧∇≦

特攝坑新人
喜歡的cp 九夢 進剛 剛切(不可逆) 花鏡 龍兔 映安 翔菲 誠亞等等以下省略

命題無能。。

我的名字叫做蓋茲,是一隻犬妖。外型是柴犬,不要以為我很可愛。其實我很凶,而且我不想當柴犬我寧願當德國狼犬。可惜,事不如意。

我曾經被飼養過,但是常常被棄養。原因是,我不會像一般的狗一樣看到主人回家就在那邊搖尾巴很開心,而且我會咬人。所以養過我的人不超過3個月就又把我放回去原本的地方了。

可是我遇到了一個很神奇的女孩子,她叫月讀。她把我帶回家,看到我對於她回來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也不會難過。但是偶爾我對別的路人狂吠的時候會打我。就這樣而已。所以我很信任她,我在她面前化為人形她也不訝異。

就這樣我和她住了3年,某天她又帶回兩隻動物,一隻兔子,一隻貓。我不喜歡他們。尤其是那隻貓。而且我總覺得他們也和我一樣可以化為人型。

感覺那隻兔子比那隻貓還怕我,但是有時候覺得那隻兔子其實看久了還蠻可愛的。我真的不喜歡那隻貓,他叫沃茲。他比外面的兩隻流浪貓好多了。不會刻意挑釁我。但他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兔子的籠子旁邊,讓兔子嚇到撞到籠子。那個聲音很吵。我很不喜歡。

那隻兔子叫莊吾,這是個很人性的名字對吧。因為牠就像我想的那樣,他可以化成人。我是第一個看到他化成人形的。他在月讀不在家的時候自己打開籠子化人了,既然他可以化人那我也不忌諱在他面前展現人類樣態。

「啊啊啊啊啊啊!!!!沒想到你也可以!!」從他的叫聲一聽我顯然嚇到他了。而且他的獸耳控制能力很弱呢。因為白白的兔子耳朵還很直的立在頭上,像一顆棉花球的尾巴還在尾椎處那一抖一抖的動著。我不會說我很想撲倒他。

「不要跟我說你感覺不出來,我可以變人這件事。有損妖族尊嚴。」我神色嚴肅的看著他。

「我……我才剛學會不久而已啊……所以對其他物種的氣息不敏感阿。」他那長長的兔子耳朵垂下來,模樣很是可憐。

「哦。是哦。那你知道那隻常常嚇你的貓現在也化人站在你後面嗎?」

「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沃茲!!你不要嚇我啦!!」他被嚇到直接躲到我的懷中。他的耳朵搔的我的下巴癢癢的,但是很舒服。所以我下意識的動作就把他抱的更緊了。

「吾主,你的尾巴現在被這個人抓著。不會覺得不舒服嗎?」沃茲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問。

「阿?我在抓他的尾巴?你不先看一下他有沒有在玩我的尾巴吧。」

我不知道我的尾巴是何時出現的,大概我的柴犬耳朵也一併在他的耳朵搔的我很舒服的時候一起出現了吧。而且是他自己撲過來的,我順便摸一把他的尾巴也不為過吧?雖然我現在很想把他抓起來就是了。

「啊?哦沒有阿。只是覺得這個人的尾巴軟軟的摸起來好舒服~所以就一直摸著啦~」他一臉天然的看著沃茲,殊不知我覺得此刻的他看起來很可愛?

突然月讀的家門被打開了,我們三個就索性以人類姿態和他問候。

「月讀小姐,歡迎回家。」

「月讀~~歡迎回家。」

「哦,你回來了阿。」

「嗯,我回來了。果然莊吾和沃茲也是半妖呢。」月讀絲毫沒有訝異的意思呢。

「是說,蓋茲。我帶了另外兩個動物回家你不介意吧?」月讀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我只有一種想法。我覺得家裡要很吵了。

「不會是外面的兩隻流浪貓吧。」我問她。

「嗨~大家~~我是烏爾」

「我是奧菈♡」

兩隻未成年的流浪貓。果然。我想離家出走可以嗎?


這算是我第一次在老福特這個平台放我的沙雕段子,文筆渣請見諒(。-_-。)(/ω\)

說真的看到這段文字,讓我想到當初覺得不可能的事情我都熬過了。那現在這些事我也可以的!!我曾經想尋死,但是我沒有。所以我一定可以的!!

摘纪录:

到目前为止,你已经从你所有认为不会过去的事情中幸存了下来。
——Katie buck

龍兔女孩過年啦~~~~
我愛武藤爸爸!!!

雖然我在中途才進來build坑,但是龍兔這種關係實在是太美好了!!!

我決定要待在特攝坑裡不出去了!!!

第一次畫皮套獻給了 Lupin Red呢~(●´з`)♡

很晚入特攝坑,因為表弟的一句其實特攝都是基情大戲才入的XD
日前補完賞金,真的是綠黑什麼的太有愛AUA
所以忍不住下筆畫了張經典畫面ㅇㅂㅇ

渣畫技。。。請見諒